看起来像自撸 十大最烂民航客机涂装

 

  阿提哈德航空公司近日发布了空客A380和波音787的最新涂装,并将把该涂装扩展到全部机队。但不是每家航空公司更换涂装都这么成功。让我们看看航空史上最差的十个涂装吧。

  上世纪90年代,在首席执行官Bob Ayling的监督下,英国航空将传统的涂装换成了所谓的民族涂装机尾。该涂装本是为了展现英航作为国际航空公司和轻松而充满多元文化的大不列颠形象。然而,该设计在英国饱受嘲讽,最明显的事例就是当时的首相撒切尔夫人在1997年的保守党会议上用手帕盖住了其赞助人英航的飞机模型。据说此次换装是Alyling后来被炒鱿鱼的原因之一。

  当你把航空公司名字Ankair印在机身上的时候,你最好不要跟在一个像W的标志后面,即使这个标志跟公司名字无关(译者注:如果把W和Ankair放在一起,用英语念起来就像是“自撸航空”)。更有好事的网友将这家土耳其航空公司的标志PS以后放在了论坛上。

  我们当然能从这家加勒比海的航空公司的彩条涂装上看到它传递的信号。但是看它之前一晚最好别喝牙买加朗姆酒(译者注:作者应该是暗示该涂装让人眼晕)。

  当奥地利航空决定用莫扎特和施特劳斯等该国最著名公民的肖像装饰飞机的时候,显然特地漏掉了一位(可能是希特勒,译者注)。实际上,它还漏掉了一位。世界著名赛车冠军Niki Lauda也被忽略了,因为他是奥地利航空竞争对手的老板。主意不错,但是也招惹了麻烦。

  英国米兰德航空(British Midland International),也叫BMI,在2002年成立了低成本航空公司BMI Baby,它玩了个令人尴尬的文字游戏,还在飞机上乱涂一通,飞机尾部的涂装看着像是儿童蜡笔画的小孩儿的脸。英国航空的母公司IAG集团在2012年接手之后,该涂装和它所属的波音737航空公司一样都灭亡了。

  这家南非低成本航空公司的波音737飞机以古怪的绿色设计而闻名,但是它并不符合每个人的品味。这个涂装像是涂鸦艺术家信马由缰的喷绘作品。

  这家美国航空公司为21世纪设计的全新“动感色彩”涂装,配有“流动织物”涂装的垂尾,被称为“wavy gravy”涂装。与其说人们鄙视它,到不如说是讨厌它。这一换装活动在2007年中止,主要是因为达美航空破产了。当时并不是所有机队都换了涂装,这是个明显的信号也许市场部门对换装的热情并没有受到广泛的赞同。

  好吧,这是20世纪70年代,但是布兰尼夫(Braniff )航空公司的涂装就像是红色、黄色、橘色和金色无序地混在一起。这反应了这家德克萨斯运营商对待生意的急躁态度。在1970年代末,它仅帮英国航空和法国航空运营华盛顿和达拉斯沃斯堡之间的和谐号国内航班。

  Hello Kitty是亚洲的一个标志,但这不仅针对儿童而言,所以当台湾的长荣航空把日本的卡通形象作为5架空客A330飞机的涂装的时候,这看起来是个很好的营销策略。事实也验证了这一点。长荣航空的波音777-300ER也将采用该卡通形象的涂装,从10月29日起执飞台北和巴黎间的航线,长荣说这些航班的拥有巨大的市场需求。对不住了,长荣航空和Hello Kitty迷们,可我们就是要把它评为最差涂装之一。

  你不会漏掉属于“寰宇一家”联盟的一架停在机坪上的A320飞机。但这家俄罗斯航企的青柠绿涂装绝对是后天培养出来的品位。

  7月26日下午14:30,华为终端媒体沟通会在华为坂田基地三角地召开,主题是“联接未来”,两款重磅新机华为Mate 20X 5G版、华为nova 5i Pro将正式发布。本次发布会快科技全程图文直播和

  Nintendo Switch Lite发布9月20开卖 更便携也更便宜

  AMD 2020处理器产品线DNow上关于AMD新处理器代号和路线图的文章引发广泛关注,提供了很多此前不曾为人了解的信息。 其中,ThreadRipper产品线第三代产品代号Castle Peak,第四代产品代号Genesis,这是位于华



相关阅读:888真人赌博